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衡水好人网

搜索
衡水好人网 首页 好人文艺 查看内容

我家的大瓮

2021-6-27 11:51| 发布者: 史振平| 查看: 7467| 评论: 0|原作者: 赵县北冯村:宋书明

摘要: 咱们的国家很富强,农民种田国家不但不收公粮,反而还给补贴,
大瓮是盛粮食的器具,在旧时看来,谁家瓮多,就意味着谁家富有。听上辈人讲,村里有个小伙只因家里穷娶不上媳妇,爹娘想出办法,借来几口大瓮,瓮里装上沙子,口上装一层粮食,对外人说,我家有好几大瓮粮食。这一炫耀,媒人带媳妇爹娘来相家,小伙父亲打开瓮,一口一口给他们看,果然媳妇很快娶到了家。
记忆中,我家有四口大瓮,都是烧制的。上世纪五十年代末、六十年代初,村里成立大食堂,怕家里做饭,干部们不光收走了锅碗瓢勺,还把各家大瓮推到了村外。那时,我七八岁,和伙伴们跑着玩,见村南三角坑边上立着几口大瓮,出于好玩,又觉得大瓮没人要了,就与伙伴把大瓮推倒,往深坑里一推,“咕咚咚”,大瓮顺着斜坡一下子滚到一张多深的大坑里。再推一个,瓮碰瓮,发出一声脆响,两口大瓮撞得粉碎。我认出,这其中就有我家一口大瓮。娘看那些好端端的大瓮被毁掉,深感惋惜,让爹往家弄一口,爹胆小,怕惹出是非,娘就偷偷摸摸推到家一口。
食堂解散,从队里分来的粮食没处盛,爹买了一袋洋灰,抹了两口大瓮。这当然不够用,爹又让本家大哥抹了两口。改革开放,我家承包了十亩地,收来的粮食逐年增多,尽管又请高手抹了两口瓮,但还是不够用。娘说:“你都二十多岁了,学着抹两口瓮吧,总不能老请人啊。”我说:“我从来没拿过泥抹,抹不成。”娘鼓励我:“什么都是学的,你不笨,准行。”我鼓鼓勇气,张罗起来。骑自行车从县城驮回一袋洋灰,又借来大哥的泥抹和托泥板,模仿着大哥抹瓮的过程,汗流满面地干了两天,终于抹出了两口大瓮。
至此,我家共有9口大瓮了。这样,收来的粮食还是没处盛。娘看我抹的瓮像模像样,又让我抹了几口。东屋里一拉溜摆了十多口,后院的北屋里也有几口,余下的几口就放在院里的槐树底下,里面的粮食都满满的。我给娘说:“咱家这么多粮食,吃不了,粜一些吧。”娘坚定地说:“万一下年闹了灾荒,怎么办?下年的粮食收不到瓮里,一个籽也不能粜!” 
娘说这话是有根据的。我也曾记得,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家常常吃了上顿断了下顿,爹到处赶集买吃的,娘拿着口袋含着泪水,进东家出西家借粮食,有时跑了半天,借不到粮食,无奈地大哭一场。娘说:“我不怕神不怕鬼,就怕没粮食吃。以后有了粮食,我一定好好丢着,决不能再过那样的日子了。”我给娘解释:“每年都大丰收,不会有挨饿那一天了。”娘说:“不能只看着眼前,还要想到身后啊。”娘真是挨饿挨怕了。我不肯让娘着急,就顺了她,当年的粮食存到明年,明年的粮食存到后年,瓮不够了就抹。 
1992年娘去世以后,我便结束了抹瓮的历史。每年收来的粮食,我除出能接上下年的新粮,剩下的全部卖掉。有时收来的粮食不入瓮,装进编织袋,码到屋里,这不仅占据空间小,储存也很方便,粮贩买粮,背起来就走,比放进瓮里又一盆盆挖出来便捷多了。2009年我家翻盖房子,我舍不得毁坏那20口好端端的大瓮,全部拉到大街的墙根下,想让别人用了,半年过去,没有谁问津,后来,村里清理街道,把那些大瓮当垃圾拉走了。  
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推进,农村增添了不少粮油店,里面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,并且物美价廉,深受消费者的信赖,我和别人一样,米、面等食品都从那里购买。从此,我把打下的粮食不是拉到收粮点卖掉,就是在地头上让粮贩拉走,再不费劲八里往家储存了。尽管家里没了粮食,但生活得比有粮食的时候还幸福,因为时代变了,生活方式也变了。想起当年娘储粮备荒,虽有点多虑,但她那颗怕再遭挨饿的心,我们是理解的、感佩的。我想对娘说:现在,咱们的国家很富强,农民种田国家不但不收公粮,反而还给补贴,这不,对60岁以上的老年人还每月发放养老金,并且数额逐年增多,生活不仅得到改善,而且还有了保障,日子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啊!
赵县北冯村:宋书明 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爱梨园

最新评论
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热点

读排行

返回顶部